陌寻i

全职脑残粉,叶神脑残粉,杂食,叶攻地位不动摇,叶all,叶攻倾向:修伞>叶王>叶喻叶张叶邱双叶>叶其他,拒绝叶皓叶陶,叶蓝略疲软。
最近沉迷凹凸,瑞金雷安不拆不逆。
网近站顾韩。

不乘风,亦破浪[全职高手 乔一帆同人]

乔一帆啊,你真的很厉害,很勇敢。

风小餮:

1


春节去表姨家串门,见到了不满十八岁的远房表弟。表弟名叫乔一帆,姓名普通,人也不起眼,就是中等个子、清秀长相的少年人,寡言地站在父母身后,连笑容都不太有底气。


我爸随口问一帆今年读高几,我妈踩了他一脚。表姨的笑容变得不自然,含混地说:“他退学了……现在把玩游戏当工作……”


房间里尴尬地安静下来,一帆把头埋得很低。


我看不下去打了个圆场,问表弟:“这么说你是职业选手?很厉害啊!打什么联赛,哪只队伍?”


他低声回答:“还不是职业选手……只是加入了微草训练营。”


我这次真的惊了:“微草训练营,这么厉害?!”


小孩闻言抬头看我,眼睛亮晶晶的,嘴角上翘,耳朵红了。


表姨有些惊奇地问我:“怎么,你还听说过这个什么训练营?”


“是啊表姨!”我努力科普,“微草训练营,那可不是随便一个玩荣耀的都能进去的!微草战队是荣耀联盟最强的几个队伍之一,一帆很不简单!其实电竞选手也是运动员,跟别的运动员是一样的,都是职业,都能为国争光……打游戏打出名堂,也能再去读大学。”


“是吗?”表姨终于高兴起来,笑容恢复了自然,招呼我们一家吃水果和零嘴,还撺掇一帆多跟我聊天、交流学习。


一帆很乖,接下来的时间里真的跟我寸步不离,用小奶狗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看。


我身边第一次出现跟荣耀职业圈搭边的人,对他也有些好奇,所以跟他聊了两句、又用心观察了一会,直觉地认为:这孩子在微草训练营恐怕混得不好……


乔一帆啊,太不自信也太会看眼色了。寻常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哪个不是狂得没边,认为世界尽在掌握、未来无限可能?哪个会注意到客人的茶杯快空了,一次不落的给人添水?这个表弟,好像是个内向得有点软弱的孩子……


这样一个孩子怎么会有勇气高中辍学去做电竞选手?虽然现在电竞发展起来,家长们谈论其游戏不再谈虎色变,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还是主流。想早早踏上职业之路,要克服的压力不是一点两点,那么大的压力,乔一帆能撑住吗?


越寻思越好奇,我忍不住开口问他:“一帆,你怎么决定要做电竞选手的?”


“嗯?”少年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,思考了一会才回答:“因为我喜欢玩荣耀啊。”


我被这典型年少轻狂的回答逗笑了。喜欢就去做,多么天真的理由。


我又问他:“你休学去练电竞,你爸妈和学校愿意吗?”


乔一帆垂下头:“一开始是不愿意的,老师说我成绩还行,进二本没问题,努努力说不定还能上个一本,我妈也说玩游戏是不务正业……”


我看着他。


他盯着自己纤长漂亮的手指,声音低得像是自言自语:“可我喜欢玩荣耀,真的喜欢。我好不容易才通过测试进入了微草训练营,这是个机会,我不想放弃……我不知道行不行,”他抬头飞快地瞥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,十指交叉,“但我一定要试一试。”


我哑然失笑,因为在此之前,我从不知道有人能把热血宣言说得这么丧。


可无论语气有多丧,小表弟言语间纯粹的热爱和坚持还是触动了我。我伸手拍拍他的背鼓励他:“嗯,有决心就一定能成功!你玩的是什么角色啊?正好哥哥我也玩荣耀,咱们找个网吧打两盘,你让我见识见识准职业玩家的水准?”


他抬头看我,一脸受宠若惊,笑出整齐的牙齿,声音大了一点:“好、好呀!楼下就有网吧,跟我妈说一声咱们就下去吧……”


“记得拿上你的账号卡。”我提醒他。


他站起来拍拍裤子口袋:“我随身带着的。”


这一瞬间,我相信了这孩子刚才说的话:他是真的很喜欢玩荣耀。


就这样,我们跟长辈打过招呼,跑去附近的网吧玩游戏。


乔一帆操作他进训练营之前练的刺客账号,虐杀了我整整二十四盘,一直打到我意志崩溃不敢再玩,对他的水平心服口服。


从这天起,我成了乔一帆的粉丝。


我大概是乔一帆整个荣耀生涯中的第一个粉丝。


 


2


这年春节相识后,我跟乔一帆交换了手机号码和QQ号,始终保持联系。


大概因为我是一帆所有亲戚中第一个旗帜鲜明支持他、看好他的人,所以他对我总是有一份特殊的信赖和亲近,愿意与我分享训练营里大大小小的事:交到了一个叫高英杰的好朋友、王杰希很严格也很厉害、又加训了一组基础训练……他注册成了微草战队的职业选手。


“哥!我真的成为职业选手啦!”办完注册手续这天,乔一帆难得在电话里大呼小叫,似乎是一边蹦跶一边打电话,说话还有点喘:“我、我太高兴了,我能上场打比赛了!”


“是啊,哈哈哈,太棒了!我弟弟是微草的职业选手了,妈呀!干得好啊一帆!”我的兴奋不比他少,腾得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,把坐在对面一起吃饭的同事吓了一跳。


扣了电话,同事问我:“什么情况?什么微草的职业选手,你丫还认识微草的职业选手?”


“那可不,我弟弟!”我控制不住地眉飞色舞,“哎,我记得你也看荣耀联赛吧?本周六正好有微草主场,我请你去看现场啊?跟我一起去给我弟加油!”


“成啊!”


周六,我跟同事兴冲冲地杀到微草主场。微草每上场一个年轻选手,同事都亢奋地问:“怎么样怎么样,是不是你弟?”


“不是不是,还没到他呢!”


就这样,一直到比赛结束都没轮到一帆。


不过我和同事都没往心里去:职业新人嘛,不可能入队第一天就上场比赛,多给他点时间跟队伍磨合,以后总有他表现的时候!


怀着这样的心理准备,我和同事追看了的第八赛季微草的所有比赛。比赛在B市,我们就看现场;比赛在外地,我们看直播……有时候赶上公司不忙,我们还专门跑到外地去看微草打客场。


整整一个赛季下来,各个队伍的新人都在团队赛或擂台赛里冒过头了,乔一帆却一次都没有上过场。


微草打第八赛季最后一场比赛时,整个看台的观众都在为王杰希、刘小别等选手喝彩,还有几个人尖着嗓子喊“高英杰!”只有我和同事端着望远镜,一起盯着微草休息区里坐在角落里的乔一帆猛瞧。


“老赵啊,”看了一会,同事放下望远镜拍我肩膀,捂着心口对我说:“哥们憋得难受。”


我抿紧嘴唇不知该如何宽慰他。这几个月来,他通过我认识了一帆,也跟那孩子打过几场,多少有了感情,说起一帆都是“咱弟咱弟”得叫。


果然,就听他说:“我替咱弟着急,你说到底什么情况,咱弟水平也不比谁差!让咱弟注册了职业选手,结果一整个赛季都他妈不让人上场,什么意思啊这是?微草玩儿蛋呢!”


“嘘!”我撞了他一下,对左右瞪过来的微草粉丝陪笑,拽着同事离开看台,“你说话也不看地方,想挨揍啊?!”


“指不定谁揍谁呢?老子正他妈憋屈得不行,恨不得跟人动手打一架!”他哼了一声。


我叹气,劝他:“你别这样……一帆自己不是也说了吗,他技术不成熟,真安排他现在上他更虚。微草不让一帆上场比赛一定有理由,你别忘了微草的队长是谁——王杰希!王杰希排兵布阵你不服气吗?”


“我当然不服气,我相信王杰希大神自有安排……但我心里就是有股子邪火撒不出去,我他妈就是心疼咱弟。”同事烦躁地抓抓寸头。


我调笑道:“至于吗你,我是他亲哥我说什么了,你怎么表现得比我还激动?”


同事从口袋里掏出烟叼上,沉默了一会说:“可能是因为我从咱弟身上看见了我自己。”


“怎么说?”


“呵,”同事低笑一声,语气里满是自嘲,“你别看哥们现在有点发福、是个不起眼的小白领,哥们高中时候进过市青年篮球队!”


“嚯,真的假的?”我瞪大眼睛。


同事耸耸肩:“骗你干嘛?我是初中的时候看灌篮高手迷上篮球的,从那时候就开始练,加入校体育队,每天跑一万米投篮200,练基本动作练到天黑,回家累得做作业都能睡着……可哥们是真喜欢篮球,真的喜欢,多少苦都能吃、多少累都能受,做梦都想做职业球员,CBA、NBA走一遭!”


“一路拼搏到了高中,机会来了,我被选进市队,半只脚踏进职业圈。我加倍努力得练,父母也被我说服、不拦着我把精力都放在练球上。终于,我跟着队伍出去比赛……然后坐了一整个赛季的冷板凳。”


“所有人都上场了,只有我像个傻B一样坐在场下眼巴巴看着……”同事点上烟吸了一口,“操,哥们现在还能想起那股子憋屈和绝望。”


我拍拍他的肩:“后来呢?”


“后来市队的教练说我不符合他当前的战术,让我耐心一点跟队伍磨合,或者变变风格。我咬咬牙还想坚持,可我父母已经等不下去了。他们说已经给过我机会,是我没抓住;说一整个赛季我都没机会上场,说明我人家队伍不是真心要我、我根本没有打球的天赋。他们强拉着我回了学校,24小时盯着我学文化课……就这样,我放弃了篮球,活成了现在的德行。”


我宽慰他:“看开点,谁一路长起来都得放弃点东西,你现在也挺好的不是?”


同事苦笑一声:“是啊,谁能说我现在过得不好呢?前两天回家我父母还得意洋洋地跟我说,我得谢谢他们当时把我逮回学校读书,否则我现在可能得去喝西北风,还落下一身伤病……我知道他们说的有道理,但我心里始终憋着一把火,这把火老是不灭,让我一想到那段过去就窝火又懊恼。我放不下。”


我懂了他先前说的话,也忍不住到口袋里摸烟:“你觉得一帆像你。”


同事帮我把烟点上:“不像吗?像,我觉得像极了。一看到一帆,我心底那把火就轰得烧了起来。乔一帆有多努力,别人谁都不知道,咱哥俩可是看在眼里的。理论性知识和各项数据倒背如流,别人做一遍的基础练习他做三遍做五遍,凌晨两三点还挂在游戏上练技术,假期不回家没有朋友就知道练游戏!孩子比我当年还拼,他除了荣耀什么都没有!他比我还丧,我他妈到底没当成职业选手,他呢?他当上了职业选手却上不了场!一个新选手,一个赛季没资格上场,老赵,这什么意思你心里也有数吧?”


“微草下个赛季可能不会签他了。”我低声说。


“是啊,他们应该不会签他了,那个孩子站上了梦想的平台又一脚被踹下来……他该怎么办,他会怎么想?”


我沉默地吸了口烟,又缓缓吐出来。我不知道同事的问题该如何回答,除了乔一帆本人,恐怕没有任何人能给出答案。


第八赛季全明星周末,乔一帆操作阵鬼账号挑战李轩,惨败。


其后,乔一帆与微草俱乐部解约。


 


3


我没有去看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,连直播都没看,因为那两天加班。


乔一帆挑战李轩失利的消息,是我在下班后的地铁上刷app时无意中看到的:“微草新人选手乔一帆操作阵鬼账号挑战虚空战队李轩落败。”


在近2000字的全明星周末报道中,乔一帆的分量只有这一句话,估计还是沾了李轩的光。


我慌忙给一帆打电话,电话接通前在紧张得直抠裤缝,满脑子都是“该怎么安慰他?”“如果他哭了该怎么办?”“要不明天请假去看看他?”


可出乎我意料的是,乔一帆接到我电话后很平静,语调甚至比以往更轻快,好像甩掉了什么包袱,很乖地叫人:“哥。”


“哎,一帆……”我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。


他一如既往地懂事,主动递话题道:“是不是问我新人秀的事?不用担心,我没事,不过是输了一场比赛……我输过的比赛多了去了。”


“嗯,你自己看开就好。”


一帆沉默。


我听他不说话,想了想也不知该说什么,就想道别挂电话。


一帆却在这时开口,他问:“哥,如果我离开微草,你会不会很失望?”


我惊:“怎么,微草跟你提解约了?”


“还没,但我估计快了。”


我吞了口唾沫,担心地问:“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,回学校念书?”


“不回学校,我还会继续打游戏,嗯……准备去H市。”一帆回答。


“哦……”我应声,想了想,把我同事曾是热血篮球少年的故事告诉了一帆,对他说:“他很疼你,也很担心你,你方便的话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
“好的。”乔一帆乖乖地答应。


我却莫名被他这幅乖顺的样子搞得有点恼火:这孩子总是这样,对什么都逆来顺受,微草不让他上场,他不知道争取一下;微草让他卷铺盖滚蛋,他乖乖走人!游戏、游戏、游戏,乔一帆满脑子都是游戏,一个地方不要他他就夹着尾巴走掉,旁观者看了都替他窝囊,他竟然还一副随遇而安的架势。撞了南墙不回头,不总结经验教训,非要把南墙拱出一个洞!


“乔一帆,”我拿着手机冷着脸问他,“你如果是他,会做出什么选择?”


“哥,你是不是不高兴了?”电话那边那个习惯察言观色的傻孩子从我的语气里察觉到我的情绪。


“你别管我高不高兴,我就问你!你如果是我同事,坐了一个赛季冷板凳,父母不让你打球了,队伍也不积极留你,你怎么办!”


乔一帆考虑了几秒,回答我: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
“你不放弃?队伍不让你上场你不也放弃?”


“嗯,我会试着再多跟队伍磨合,不行就换另一只队伍。”


“如果另一只队伍也不让你上场呢?”


“那说明我没有打市级比赛的水平。我还没准备好,要加倍努力,或者先去打次一级的比赛。”


我提醒他:“问题是父母不让打篮球啊?”


他回答得很利索:“腿和手都长在自己身上,父母不让打球有什么用?我真想做什么,谁都拦不住我,除非有人打断我的胳膊、打折我的腿。”


“……”我深呼吸一次,告诉他:“你还是不要给我同事打电话了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我怕你刺激他。”我组织了一下语言:“怎么说呢……刚才听你说了一段话,觉得你在我心里原本的形象整个都崩了。你想做什么谁都拦不住你,除非打断你的腿……妈呀,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?我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假的乔一帆?”


一帆似乎被我逗笑了,轻笑两声,不好意思地问我:“说那句话很奇怪吗?我、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
“你不用道歉,但我发自内心地问一句,”我无比真诚,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?如果你是我同事你就不会放弃?”


乔一帆回答:“我说的是真的,哥,我想做的事情,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。其实我跟你同事很像,也是坐了一个赛季的冷板凳,也被目前的队伍放弃,可我比他幸运,我得到了一位真.大神的指导……老实说,我从来没有一秒想过要放弃荣耀,我想的只是:如果微草不要我了,接下来我要去哪里玩荣耀。”


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:“一帆,我不是摆哥哥的谱教育你……只是提醒你啊,你也是快20岁的人了,有必要成熟点。人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呢,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
“我懂,我也想过。”乔一帆秒答,“接下来我要去H市接受训练。练得好,加入一支草根队伍,通过挑战赛重返职业联赛;练不好,我就找个工作室打工,继续练习直到练好,再重返职业联赛。”


我哭笑不得:“你管这叫退路?一帆啊,你是不是对退路这个词有误解?我说的退路是重新学习、考学、做一份稳定的工作或者……”


乔一帆却罕见地打断了我的话,反问我:“哥,你有梦想吗?”


“啊?”我被问得一愣,“什么情况,我是突然来到中国好声音的现场了吗?”


“哈哈,哥你别逗,我问认真的,你有梦想吗?绝对不能放弃,不计代价地追求,就算被打断腿也要努力实现的东西。”


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就像是小学和初中时的命题作文,可我竟然大脑一片空白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
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文艺兮兮得跟我谈论梦想了。这玩意儿是文艺和装B的利器,对生活在现代钢铁丛林中的人类来说却是奢侈品。


我绝对不能放弃的东西吗?


钱、权、色?我不是那么贪婪的人。


运动、艺术、学习?我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。


小时候写作文都是按套路走,今天想当科学家明天想当警察,实际上想当的就是类似父母的社会螺丝钉。


仔细想想,从出生到现在我都过着中上游的生活,从小到大不曾优秀得冒尖,始终比平均值出色一点点。我就读一般出色的小学,直升一般出色的初中,考进一般出色的大学,有了一一份一般出色的工作,接下来估计会找个一般出色的对象,生一个跟我类似的孩子……


我这样的人生不需要梦想。


“……我没有那种东西。”我轻咳两声,醒了醒沙哑的喉咙。


听到我的答案,乔一帆轻声说:“哦,这样呀。”


“那你有梦想?你的梦想就是一辈子玩游戏?!”我的自我保护机制全面开启,忍不住讥讽小孩。


小孩毫不避讳地应承:“是,虽然不太可能一辈子玩,毕竟身体条件也有限制……但我想拿冠军,我要做全世界玩荣耀玩得最好的人!……之一!”


这一次,他的热血宣言听起来没那么丧了。真奇怪,这孩子明明身处整个人生的低谷,却不知从哪里攒起一身锐气,比以前强了很多。我不知道是谁改变了他,是谁赋予他前进的方向、赋予他利刃与铠甲、赋予他乘风破浪的勇气……


我只知道这样朝气蓬勃的乔一帆让我有点陌生,这个拥有梦想的孩子把我衬得像个可怜虫。他已经不是春节时那个只会跟着我的小奶狗,他成长得飞快、正在换掉乳牙和绒毛,露出自己的锋芒。而我呢?


我还是个庸庸碌碌、连梦想都没有的小白领。


一下子丧失了聊下去的兴致,我伪装地铁里信号不好,挂断了这通电话。


这之后的两个月,我没再跟乔一帆联系。


 


4


再次听到乔一帆的消息,是同事带给我的。


某天午休时间,几个大老爷们围在一台电脑前看一段游戏录像,我端着咖啡凑过去问:“看什么呢?”


“兴欣工会在神之领域抢BOSS啊!我操,兴欣那几个账号操作骚得很!特别是这个散人账号,君莫笑,把传说带进现实的人物!我怀疑是那个职业圈退役大神!”


“我喜欢这个寒烟柔,猛!”


我站在他们身边看了一会,也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:“哟,这个阵鬼操作很不错,一寸灰是吧……这控场节奏和全局意识不输职业选手啊。这个兴欣什么来头,高手在民间?”


话一出口,就见跟我一起看了第八季所有比赛的寸头同事对我一甩头使眼色:走,出去聊。


我跟着他去了楼梯间,他告诉我:“一寸灰是乔一帆新的账号卡。”


我瞠目结舌:“什、什么?不、不是……你跟我说乔一帆跑去玩网游了?臭小子搞屁啊!丫还跟我说要好好练练重返职业圈呢!”


“他是在好好练啊,你放心,他有人指导。”同事给我递烟。


我接过烟,没心情抽:“他就跟我说要去H市,我以为他要去嘉世训练营……”


同事嗤笑:“嘉世有什么了不起?”他凑到我耳边轻声说:“兴欣那边,有叶秋!君莫笑就是叶秋的账号,咱弟现在跟着叶神混呢!”


“我操!”我情难自禁地大吼一声,差点把咖啡杯砸在地上,瞪眼瞪得眼角都疼了:“真的假的?你怎么知道?我他妈怎么不知道?”


“一帆告诉我的啊,他本来想先告诉你,可你丫不回Q也不打电话,人孩子不知怎么招惹你了不敢跟你联系。”同事嘿嘿一笑。


我有些尴尬,不知该如何解释,只好岔开话题:“他在兴欣跟那谁混,然后呢,有什么打算?”


“报了下一届挑战赛啊,赢了就跟着队伍重返职业圈。”


我真想把咖啡杯砸在地上:“鬼扯么这不是,脑子有坑啊他们?嘉世今年拖着孙翔苏沐橙和肖时钦降级啦!人家也要打挑战赛好嘛?兴欣什么货色跟三全明星队的嘉世干,找死?!”


同事抽了口烟,一呲牙:“放心吧,这些话我都骂过了,跟你大差不离。”


“一帆怎么说?”


“他说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赢下挑战赛,但是他想赢,兴欣想赢,他们一定能找到一条赢的路。”


听了这话,我彻底没了脾气:典型的乔一帆回答,用极其丧气的语气说些其实很热血的话。翻了个白眼,我喝了口咖啡。


“也别想太多,”同事劝我,“刚才的视频你也看到了,人兴欣现在在网游里大杀四方,跟俱乐部的公会碰上都不落下乘,很威风了。阵鬼一寸灰,现在在神之领域也是小有名气,五十多级就从第十区上来啦,我现在也加了兴欣公会,你都不知道,咱一帆现在在游戏里也有迷妹迷弟了,见天儿被人叫‘小灰灰’,相当滋润。”


我又喝了一口咖啡:“成了,别跟我在这演,亏心不亏心?”


同事闭嘴抽烟。


我轻轻踹他一脚:“来句实在的,看那谁和咱家一帆混网游,心酸不心酸,心疼不心疼,气闷不气闷?”


“你都知道你还问个屁啊!”同事踹回来,“一帆第一次跟我说他的情况,我坐在电脑前面,点烟的手都哆嗦……也得亏我是个大老爷们,我要是个小姑娘估计当即就得哭出来。操了,全荣耀冠军最多的大神,还有咱家书都不念了拼了两三年的弟弟,曾经的职业选手啊,混在网游里跟人对喷垃圾话抢材料……人生啊,操蛋的人生。”


“是啊,”我看着咖啡表面上自己的倒影,“操蛋的人生。”


“你说兴欣重返职业联赛得几年?”


“今年不可能,起码得两年。”


“那谁快都25了吧,明年他还能打吗?”


“不知道,谁知道呢?”


 


5


我发现,我不知道的事情,乔一帆小朋友好像都知道答案。


我不知道梦想究竟是什么玩意儿,乔一帆知道。


我不知道兴欣怎样才能赢下挑战赛,乔一帆知道。


我不知道阵鬼怎么在单挑和擂台环节跟人对打,乔一帆知道。


真奇怪,乔一帆那样一个内向寡言、容易害羞的孩子,却在我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超过我那么多。


新一轮的挑战赛开始之后,我被同事生拉硬拽地看了兴欣的每一场比赛。


对战无极战队,一帆在水中展现了自己作为前职业选手的素养。同事全程掐着我的胳臂,絮絮叨叨地念叨“一帆的努力没白费,都没白费,没白费!”


擂台赛,一帆输了。同事慌张到变形,拿手机编短信要安慰一帆,神经兮兮地拽着我给他参谋,非得要“在不刺激一帆的基础上传达我无限的鼓励与支持。”


对战诛仙战队,乔一帆阵鬼守擂实现一挑二,凭借对地形的熟悉,极其精准经济地使用了每个技能,鬼神盛宴爆开的一瞬间,弹幕网站的录播视频全部被“啊啊啊啊好华丽!”“跪了!!!”刷屏。同事跟小学生一样激动得直挪,反复把这一段拉回去重播,凑热闹地贡献了不少“啊啊啊啊!”


挑战赛决赛,对阵兴欣战队,一帆作为团队首发登场,杰出的战术意识和战术布置、稳定精确的职业水准操作展现无遗,一环套一环地与队友进行配合,协助君莫笑串起了兴欣的整个团队。赢的那一刻,同事一下从观众席上跳起来。我没问他去哪,男人嘛,哭的时候总不希望别人看见。


这天回到宾馆,我给一帆打了个电话。


拨出这个电话前我犹豫了很久,因为时机实在太尴尬了……我从乔一帆准备离开微草战队就再没跟他联络,在他们兴欣赢下挑战赛重新返回职业联赛后又出现,就好像我只稀罕这孩子“职业选手”的身份一样。


可我真的想跟他说说话,没什么具体内容,就是……想听听这孩子的声音。


我想亲耳确定当年的小奶狗成长成了什么模样。


不成想乔一帆接起我的电话,叫了一声“哥”,就呜呜得哭了。


他这一哭我彻底傻眼,只能连声安慰:“怎么了这是,哭什么?兴欣不愿让你打下一季常规赛?还是奖金不发给你扣你工资?你别哭啊,说,是不是叶修欺负你、兴欣欺负你?他妈的,别害怕,哥给你撑腰!”


“不、不是……”一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都、都对我很好,叶队特别好,特别特别好,他累得睡着了……他对我们都特别特别好……哥,我们、我们真的赢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我无语了半晌,喷笑道:“就这?闹半天是喜极而泣?你小子够细腻啊。家里人看不起你打游戏你不哭,人微草把你扫地出门你不哭,拿着职业底子混网游你不哭,好不容易拿了个冠军——虽然是挑战赛的冠军吧——你就哭成这熊样了?”


“呜呜……”


我被这小动静哭得心都软了。得,本来以为今天能接触到一威风凛凛的熊犬,闹半天还是奶乎乎的小崽子。


小崽子语无伦次地抒发情感:“我没想到我们能赢……比赛前他们都说有希望赢,我、我不太相信的……但我相信叶队,打比赛的时候什么都没想……我没想到真的赢了,我、我又能做职业选手了,呜……”


“你还是一点自信都没有啊。”我喷笑,“跟你的打法一点都不像。你有没有看过论坛上对你的技术分析贴?大伙都说兴欣阵鬼一定是个面无表情、心狠手辣的闷骚冰山男,哈哈哈!如果让你的粉丝们知道你赢了比赛哭鼻子,他们一定惊掉下巴!”


一帆大惊:“我、我还有粉丝了?”


“当然啦,你阵鬼玩得那么好,自然有人喜欢你,欣赏你。”


“……好高兴!”一帆小朋友反应了半晌才回过味来,可能被自己的眼泪酸了鼻子,狼狈得咳嗽了两声。


我也由衷地为这孩子高兴。


“一帆,”等乔一帆的情绪平复一些,我才对他说,“哥要给你道歉,这么长时间都没跟你联系。”


“是我上次说错话……”


“不,不是,”我搓搓鼻子,“你没说错话,是我自己心里别扭,怎么说呢……就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看一个有梦想的人那么努力,忍不住泛酸水……直白地说就是我嫉妒你。我今天给你打电话,一是要祝贺你和兴欣杀入职业圈,另一方面是跟你道歉,再有就是想鼓励你一下,虽然我这哥哥好像哪哪都不如你吧……一帆,你其实真的很厉害,比大多数普通人厉害,比荣耀职业圈的很多选手也要厉害。你身上有股子韧劲,有种打不垮的东西,这个东西比你的技术还要可贵。老实说,看你们兴欣一路打下挑战赛,我就跟自己赢了一样高兴……因为你,我一奔三的大老爷们开始考虑给自己找个梦想。”


“我不知道我说的清不清楚……乔一帆,你很了不起,你听见了吗?”


这一次,乔一帆沉默了很久很久,久到我以为他挂了电话,把手机拿离耳侧确认,他才搭腔:“哥,”他用带着笑的声音说,“听见你这么说,我跟今天拿到冠军一样高兴!”


 


6


第十赛季,兴欣正式征战职业联赛圈。


我跟同事想第八赛季时看微草一样一场不落地看兴欣的所有比赛,有时间就到处跑着看现场,没条件也看直播。


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兴欣在常规赛之初被各个队伍吊打,看到跟媒体撂狠话的唐柔,操作糟糕得让人揪心的小手冰凉,时常守在小手冰凉身边保护他的一寸灰。


我们看着各大网站和媒体对兴欣大肆嘲讽、不断唱衰,我们在地铁上用手机跟论坛里黑兴欣的喷子们掐架,我们加入了年轻姑娘们组织的“一寸灰后援会”。


后来,我们飞到H市看兴欣主场迎战微草。


微草的阵鬼选手周烨柏漫不经心地走上操作席,他在那里经受了鬼连环的袭击和光影分身的惊吓,主播们惊叫“这个年轻的阵鬼选手创新了阵鬼的打法!”“乔一帆曾经是微草战队的一员。”随后,周烨柏脸色苍白地走下操作席。


我跟同事像疯子一样在看台上大呼小叫,很没素质地对姓周的小子比中指,一唱一和:“周烨柏,看到乔一帆的厉害了吗!”“你丫看到了吗!”“哈哈哈,乔一帆比你强一万倍!”“十万倍!”


“哥们,哥们,镇定啊嘿!”有兴欣的支持者看不下去了,规劝我们:“低调啊低调,什么深仇大恨……乔一帆的狂热粉?”


我和同事一时有些讪讪,解释“乔一帆是我弟弟”“我们俩的弟弟!”旁边的玩家释然:“家里人啊,难怪了,哈哈。”


常规赛下半程,我们在B市迎来了兴欣,兴欣客场对战微草。


这一次,跟乔一帆对上的是人人都知道的微草天才高英杰,一个连王杰希都能战胜的年轻高手。


最终,两个昔日好友在赛场上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比赛,乔一帆操作的一寸灰展现出了阵鬼角色罕见的硬派作风,通过换血和稳定优异的操作将微草的天才斩于马下!


这一次,不止我和同事在看台上大呼小叫,大部分兴欣的支持者都忍不住跟我们一样站起来大声叫好!


这一次,我们俩不用被其他支持者奇怪的目光洗礼;


这一次,我们俩不用画蛇添足地解释支持乔一帆的理由;


这一次,我们的声音跟许多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,激动地呐喊:“乔一帆!乔一帆!乔一帆!”


“我操,你们看见了吗!”同事得意忘形,手舞足蹈地跟其他人炫耀,“那个牛逼得不得了的乔一帆管我叫声哥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我也没比同事强到哪去,也忍不住抓着陌生人大声吼:“看到了吗?叼不叼,那个阵鬼叼不叼?哈哈哈哈,听见喊他名字了吗?乔一帆!”


“他是乔一帆!是我最喜欢的荣耀职业选手!是了不起的职业选手啊!”


 


7


人生颇多挫折,目标就在前方。乔一帆,注定远航,不能乘风、亦要破浪。


加油啊!你是了不起的荣耀职业选手!


是我们最喜欢的职业选手。


===end===


半夜睡不着爬起来给我小天使写文,一直写到第二天上午我也是666


写的很爽!希望小伙伴喜欢~mua!

评论
热度(186)
  1. 越冷越该积极明朗风小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几年之后重看全职,乔一帆都是让我印象十分深刻的角色。
©陌寻i | Powered by LOFTER